>  人物 > 国研中心李伟:能源转型存在三个方面的突出矛盾和问题点
国研中心李伟:能源转型存在三个方面的突出矛盾和问题点 2017-08-19 13:17:19

摘要:2017年8月19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主办的“2017年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在北京召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出席会议并致辞。

\
图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在论坛上致辞
       能源新闻网讯 2017年8月19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主办的“2017年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在北京召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出席会议并致辞。致辞中他表示,能源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基础产业,能源转型一直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而转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绝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从未来来看,实现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目标仍需要解决一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同时他指出,就目前主要还存在三个方面的突出矛盾和问题点,一个是煤炭产能总体过剩的问题,并未从根本上解决,去产能仍将是未来一个时期煤炭行业发展的走线。二是电力需求增速放缓,与新能源发电装机较快增长的矛盾凸显,弃风、弃电、弃水的问题需要有新的政策和运行机制的设计。三是天然气作为清洁能源的发展,仍然受到价格太贵的影响。与2020年实现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0%的目标,从数字、数据上来看差距很大,从任务来讲还是非常艰巨的。
       以下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致辞现场实录。

       李伟: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大家上午好,今天我们再次欢聚一堂,在一年一度的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上,我们要讨论新的话题,首先,我代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参加论坛的各位嘉宾和新老朋友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与时俱进,统领全局,求实创新,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为指引,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以供给侧结构改革为主线,着力化解当前经济运营中的突出矛盾,着力推进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着力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实现了我国经济平稳健康有序发展和社会的和谐稳定,并为实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能源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基础产业,能源转型一直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和生产国,近年来,我国在煤炭、煤电等传统能源领域的去产能,光伏、风电等新能源的发展,以及化石能源清洁利用等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能源转型的引领者之一。展望未来,我们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继续深化能源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全面推进向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转型。
       下面,就围绕着这个主题谈几点想法和大家交流。
       一,向绿色低碳性转型,是未来全球能源发展的大趋势。人类的文明进步史也是一部能源转型和变革的历史,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化石能源驱动了人类过去的工业化,并使得数十个国家先后实现了现代化,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但是,两个多世纪以后,以化石能源为主体的能源体系所产生的环境污染与温室气体排放等问题可以说是日渐突出。环境治理和应对气候变化成为人类社会面临的巨大挑战,推进全球能源向绿色、低碳转型,越来越成为大多数国家的共识。
       近些年来,无论是以传统煤炭领域清洁高效利用为代表的资源革命还是因页岩革命引发的从煤炭向天然气等清洁低碳化石能源的转型,无论是由于产业结构调整,环境的约束加强带来的化石能源比重的显著下降,还是因为技术进步加快,市场能源扩张所带来的大幅度比重的上升,都表明全球能源转型的过程已经开始加速。欧盟委员会提出的能源转型近期、中期、长期的目标,大家都知道分别是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在电力供应的占比达到21%,2030年,要达到45%,2050年天然气、风能、核能等各占欧洲一次能源供应,他们提出要达到25%,四分之一。其中德国提出202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应占德国电力消费总量的35%,到2030年,他们目标达到50%,到2050年,提出要达到80%,等等,这些都预示着人类都尽力从高碳向低碳,从褐色向绿色过渡的能源大转型的新时代的到来。
       根据全球能源转型委员会的研究,未来的一个时期,全球能源转型主要会从以下五个方面同步推进,一是清洁电气化,既包括加快非化石能源等清洁电力的发展,也包括提高生产生活中的电气化水平。二是加速脱碳化,主要是加快工业和交通领域非电能源应用的脱碳化处理,推进利用生物质能,氢能对传统化石燃料进行替代,积极开展碳捕获、利用与封存的技术研发与应用推广。三是能源高效化,继续全面提高能源利用的效率,包括推进节能技术的改造,产业结构的优化和循环经济利用模式的推广等等方面。四是智慧能源化,主要依托能源互联网,智慧能源等新技术形成非物质与集中式相融的新型电力和能源供应与消费体系。五是全球一体化探索建立全球性的碳排放总量控制与市场化的交易机制,为实现能源向绿色、低碳的转型到2030年全球需要在新能源技术投资约六万亿美元,在基础设施的完善上投资约要九万亿美元。这既是巨大的机遇,也充满着挑战。
       因此,需要世界各国政府和企业携起手来,共同努力,以创造人类美好的未来。
       二,我国能源转型取得积极进展,但仍然存在诸多问题。近几年来,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能源领域也出现了新的变化,总体上看,伴随经济增长放缓,产业结构调整和增长动力的转换,能耗增长的根本动力与过去不同了,能源需求的品质需求提高了。能源发展的技术环境改变了,为此,我国现有的能源体系,必须试验一次全面、深入和长期的转型。这一转型与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的阶段密切相关,一是适应钢材、建材、有色、化工等传统高耗能行业增长放缓,能耗进入峰值平台期的大趋势,要将增量市场着重放在居民生活,服务业和战略新兴产业方面。二是增强电、热、冷、气等高品质清洁能源服务的供给能力。三是适应未来季节峰谷差的扩大,日度负荷曲线波动扩大和用能区域布局分散化的大趋势,增强能源供应系统的灵活性。四是全面拥抱大数据和互联网+信息化技术,实现能源、供需系统的整合与协调,提升能源系统的综合效用。
       2016年,我国能源转型已经取得了明显的进展。全年,全国的能源消费总量是43.6亿吨标准煤,同比是增长的,和过去相比增长的幅度下来了,仅增长了1.4%,以较低的能源消费增速保障了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也就是说我们6.7的经济增长,在能源方面的增长仅是1.4%,单位GDP的能耗同比下降5%,能源消费结构进一步优化,非化石能源的消费比重达到13.3%,同比提高了1.3个百分点。超额完成了我们预定的2.5亿吨煤炭的去产能的任务,电装机达到了16.5亿千瓦,结构更加清洁化,超过两亿千瓦的煤电机组实现了节能改造,超过一亿千瓦的机组实现了超低排放改造,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比重达到了36.4%,其中水电、风电、光电、核电装机分别达到了3.32,5.49,7700万和3300万千瓦。加快出台了天然气的意见,促进天然气产业上中下游快速发展,我们必须认识到能源转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绝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从未来来看,实现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目标仍需要解决一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
       我想就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点三个方面,一个是煤炭产能总体过剩的问题,并未从根本上解决,去产能仍将是未来一个时期煤炭行业发展的走线。二是电力需求增速放缓,与新能源发电装机较快增长的矛盾凸显,弃风、弃电、弃水的问题需要有新的政策和运行机制的设计。三是天然气作为清洁能源的发展,仍然受到价格太贵的影响。与2020年实现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0%的目标,从数字、数据上来看差距很大,从任务来讲还是非常艰巨的。为此,我们必须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关于推动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要求,全面深化能源转型。
       三,着力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我谈几点具体的意见。一是坚定不移的深化能源领域的改革,为能源转型提供良好的智力支撑,要通过改革还原能源商品属性,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体系,建立健全现代能源监管体系,提高能源部门发展的质量、效益和竞争力。关键是要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关于深化生物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能源领域改革的纲领性文件精神,加快推进电力体制改革和使用天然气体制改革,以改革促转型,以改革促发展。二将煤炭去产能和高效清洁利用统筹考虑,提高煤炭资源的利用效率,煤炭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仍将是我国的主体能源,并承载着数百万工人的就业,如何持续提高煤炭资源的利用效率,以实现其最高附加价值,是我们必须充分重视和解决好的战略问题,这既要坚定不移的降低散烧煤比重,又需要稳步推进清洁燃煤发电机组改造,大力发展低价煤的分级分质利用,还要持续探索以煤为原料的精细化工产业等新领域的发展。通过去产能和补短板的组合效应,实现煤炭资源利用率和行业自我发展能力的稳步提升。三,多措并举,加快天然气市场化,力争十三五末占比达到10%的目标。在全球能源转型的宏伟蓝图中,天然气已经被广泛认为是最重要的替代能源,并且可以与可再生能源融合发展,良性互补,为此,必须积极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和实现第三方的公平准入。降低天然气中间环节成本。建立合理的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抓住美国扩大LNG进出口的时机,充分利用国际低价天然气的资源,通过多措并举,争取十三五末天然气占一次能源的消费比重能够达到10%,成为主体能源之一,并力争到2050年这一比重达到15%左右。       
      四,将化石能源利用和可再生能源发展,能源体系优化统筹考虑,提高能源系统的灵活性和综合效应,在相当一段时间,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与化石能源高效利用存在较强的互补性,促进煤电燃气机组转型角色适应新的定位,为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铺平道路,目前风电、光伏的发电成本每年运营都在下降,小型天然气燃机基本实现了国产化,地热资源,梯级开发利用技术日趋成熟,大数据技术和数据能源系统解决方案日新月异,未来能源生产消费将从以点为主,向点面协同分布转变。多能互补将智慧能源形成的创新型分布式能源供应体系具有日益广阔的空间。
       为此,未来能源系统应逐步朝着宜集中则集中,宜分散则分散,集中为分散当备用的灵活智慧能源供应体系转变,以促进系统灵活性和综合效率的逐步提高。
       五,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加强国际能源合作,能源合作是一带一路建设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我们可以积极推进中亚、俄罗斯、中东、非洲、美洲和亚太五大油气合作区的开发建设,完善扩大西北、东南、西南、海上四大油气运输通道,进一步健全跨国油气管道安全稳定运营机制,提升通道安全可靠的运行能力,同时,积极参与与全球能源治理、深化双边、多边能源的合作,加强与能源生产消费大国和国际能源组织的交流,尤其是加强中美在油气领域的合作,不断扩大我国在国际能源事务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女士们,先生们,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正处在一个非常关键的历史阶段,我国的能源转型也正处于一个非常关键的历史节点。当然,新一轮产业革命正在向民生聚集,全球能源创新日新月异,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不断涌现,国际能源价格又处在一个相对的低位,我们必须抓住这一重要的时间窗口,以新能源发展为理念,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委主线,加快推动我国能源体系向更加清洁低碳,更加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顺利转型。
       最后,预祝本次论坛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本文整理自李伟于“2017年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上的致辞,未经其本人审阅。)